客服热线:0571-82635788

赶华茂 超科尔——崛起中的派利帝

2013-04-28 16:15:50评论:0 来源:中国纱线网   
核心摘要:2012年以来,受诸多不利因素影响,我国棉纺行业深陷困境。行业中不少企业意识到推行自动化连续化生产,减少用工成本,是唯一出路,应用新型设备是产业转型升级和发展的必然方向。在行业低谷时期,江苏派利帝纺织科技有限公司大手笔投资纺纱项目,精选设备,高端定位,企业掌门人谢益美先生思路明确,崛起之路已然开启。

    编者按:2012年以来,受诸多不利因素影响,我国棉纺行业深陷困境。行业中不少企业意识到推行自动化连续化生产,减少用工成本,是唯一出路,应用新型设备是产业转型升级和发展的必然方向。在行业低谷时期,江苏派利帝纺织科技有限公司大手笔投资纺纱项目,精选设备,高端定位,企业掌门人谢益美先生思路明确,崛起之路已然开启。

(中国纱线网王果刚主编(左)与江苏派利帝纺织科技有限公司谢益美董事长)

企业定位高端,采用全套立达最先进设备,目标成为高科技、自动化程度最高的棉纺行业样板企业,三到五年后进入资本市场。

王果刚:谢总你好,欢迎接受中国纱线网的采访,你是70后?

谢益美:对,70后。

王果刚:企业做得这么大,真的是年轻有为。你是老家在温州,到这边来创业?

谢益美:我最早是在温州的人民银行工作,后来到了湖北利美集团,它原来是一家国企,后来我大哥将它买了下来。利美原来是襄樊市的南源纺织。

王果刚:在际华3542附近?

谢益美:离3542还有一点距离,因为我们在南漳县的县城里。后来那边做得比较好,我就退出来,转到了这边。我们设了两个小厂,200台喷气织机的规模。由于我们一直买纱,但是买不到好纱,后来索性上了纺纱。传统的纺纱业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我觉得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利润空间被压缩得越来越小,所以经过再三考察,我们还是选择上了先进的设备,当时给自己也做了几个定位。

王果刚:这还是比较有眼光,做了高端的定位。

谢益美:我们觉得首先得将自己的定位定好,再根据这个定位去选择设备,再根据设备去选择国内的投资。

王果刚:谢总你原先是做银行,所以对金融业务比较熟悉,这跟你的资金筹措会否有关系?

谢益美:我们的资金倒是没有问题,其实只要有好的项目,资金的问题不用怕,因为我们自己本身就拥有2个多亿的启动资金。

    我们当时给自己主要做了三个定位:第一,一定要成为高科技的企业,纺织企业要想成为高科技企业就必须要有高科技的产品。第二,要成为我们中国乃至世界棉纺行业的样板企业:用人最少,自动化程度最高。

王果刚:这个目标定得很高!

谢益美:因为自动化程度最高,产品的附加值也就最高。第三个定位是我们想通过3-5年的努力,将这个产业做到资本市场。我们是基于这三个定位去选择的设备,我们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考察,包括日本丰田、赐来福等知名企业,后来我们最终定下来的是和瑞士立达合作,从前到后全套立达,而且是立达目前为止最先进的设备。我们K 45配的是单锭检测和蛛网系统,还有粗细络联。

(立达K 45卡摩纺纱机)

(纺织女工现场操作)

(单锭检测蛛网系统)

王果刚:K45配的是长车?

谢益美:对,1632锭的。

王果刚:那这个车算是很长的。

谢益美:这1632锭全部带有单锭检测和蛛网系统,然后前道是清梳联、精并粗、粗细络联。目前立达的粗细络联在国内应该是第一家。

王果刚:粗纱是哪里的?

谢益美:马佐里(立达F 36)。

(立达清梳联)

(立达E 66精梳机)

(立达F 36粗纱机(粗细联))

(细络联)

(日本村田络筒机)

王果刚:意大利的马佐里?

谢益美:对,但是我们是全部从立达定的设备,他们报价,由立达统一去做。所以我们的整个系统在中国应该是属于比较先进的。

王果刚:这样的配置目前在中国可能是唯一的。

谢益美:设备定好了以后,我们通过江苏纺织研究院设计了厂房。设备安装完了以后,我们又请了专业的管理团队,我们的总经理也姓王,王晓东,原来是大连神州的总经理,由他来组建我们的管理团队。

王果刚:谢总,你的思路比较清晰。

谢益美:从目前来看,我们的产品供不应求,气流纺产品和科尔的价格差不多。

王果刚:你们的气流纺是R 60?

谢益美:是的,540头的气流纺R 60长车,应该是最长的气流纺长车。

(立达R 60气流纺长车)

王果刚:产品以全棉为主?

谢益美:对,全部是棉。另外我们楼上的紧密纺产品定位是在40s以上,马上要做100s,目标是要做到200s。单纱我们可以做到140s,直接用到布面上。

王果刚:你们配了倍捻吗?

谢益美:目前还没有。今天我们又到了4个集装箱的设备,到今天为止,我们5万锭的设备基本上齐了。

王果刚:你们的产品定位是针对梭织为主?

谢益美:对,但梭织和针织都可以做。目前我们的产品质量也还不错,达到乌斯特5%的水平。

王果刚:检测仪器是全套乌斯特吗?

谢益美:检测仪器中像条干仪这类是乌斯特的,HVI要到这个月底或者5月初到。整套设备下来我们差不多投入了800-900万,欧洲的设备毕竟比较贵。

王果刚:一个检测中心加上基建,1000多万是正常的。

谢益美:我们的想法是一定要将产品品质做好,所以这样的投入是必须的。

把握时机,在行业低谷时期大手笔投资纺纱项目,引进自动化程度高的进口设备,提高和确保产品质量,降低劳动力及用工成本,目前企业万锭用工12人左右。

王果刚:谢总,我本人从事纺织已经很多年,全国各地也跑了不少厂子,装备比较好的像鲁泰、无锡一棉、安徽华茂等老牌棉纺厂我都非常熟悉,大连神州也还算熟悉,因为我们纱线网经常举办各类活动,纺纱厂各类层次的人员都会参加此类活动。新型的企业比如山东的三阳纺织,还有你的下游买家比如雅戈尔、溢达、联发等,都与纱线网有着良好的联系。有一点我非常好奇,因为你说你不是干纺织的,但是现在听起来我觉得你已经非常内行。现在的纺织行业还处在比较低谷的时候,你们这样的投资还是非常大手笔的,我想你们用的应该也是比较好的原料,所以整个企业资金的运行是一笔比较大的投入,按照现在这样的行情,投入产出算得过来吗?

谢益美:应该说算的过来,这一块我分三个方面来衡量:第一,目前我们国家劳动力成本比较高,包括能源也比较紧缺,通过引进这种自动化程度高的设备能够大大提高产品质量,因为纺织行业基本上80%的质量问题是由人为造成的,通过这类自动化程度高的设备可以避免大量人为的失误,进而提高产品的质量。第二,降低了劳动力和劳动成本,目前我们的万锭用工控制在10-12人左右。

王果刚:你们的平均支数是多少?

谢益美:平均支数我们是按照80s来算的。

王果刚:如果是这样来看,那么你们的水平可能是中国最高了,12个人已经创下纪录了。

谢益美:按照80s来算,我们的万锭用工大概12人左右,基本上我们一个人能看1万锭。

王果刚:欧洲当年的先进水平也差不多是在这个水平。

谢益美:第三个方面,现在欧洲整体经济不景气,对我们需要进口设备的厂家是件好事,原来欧元对人民币是10.5的时候,我们望而却步,价格实在是太高。去年欧元在7.8的时候,我觉得似乎跟国产设备差距不大,就多了增值税,其他方面的差距不大。

王果刚:这个机会你们利用得非常好!

谢益美:合同签订的时候和付费的时候相比,我们差不多少付了6000万。

王果刚:国产的设备,像经纬1008锭的长车,配置高档器材大概八九十万一台,所以,你的配置这样算来也是合算的。

谢益美:所以说在产业低谷的时候上项目是最划算的,而且资金使用效率比较高,我们基本上4个月时间设备就全部到了,这在平时是不可能的。如果订国产设备,定金付了后,4个月不一定交的出货。所以说,我们的资金使用效率很高。

王果刚:立达现在在常州也有生产基地,你们有国内生产的设备吗?

谢益美:没有,我们全部是欧洲原装进口。

(谢益美董事长陪同王果刚主编参观纺纱车间)

与传统纺织企业相比,自动化程度高的派利帝具有生产成本低和销售价格高的双重竞争优势。企业通过生产盈利、国家政策补贴及品牌价值平衡了投入与产出。

谢益美:刚才王总你问到成本是否算的过来,我们将自己当前的纺织现状与传统的纺织做了一个比较,目前我们气流纺纱的吨纱人工成本是100元钱不到,上次算的是60多元,但如果是传统的纺织产业,吨纱的人工成本没有三五百块钱是拿不下来的。

王果刚:这与你们用的是进口设备,产量高有很大关系。

谢益美:对,如果是国产设备只能是开到7万转,我们已经开到了15万转,所以每吨纱的人工成本大大降低。我们吨纱的能耗成本即用电成本在1000-1200元左右,但传统的纺织行业可能拿不下来。设备折旧和财务成本我们是按照10年的折旧来计算的,这方面的成本大概也在1000元左右,传统的纺织行业10年的折旧成本差不多也要1000元左右。

王果刚:谢总,还有一个情况,立达的设备用了10年以后设备状态应该还是好的。

谢益美:但是我按照财务上来算,还是按照10年来折旧。

王果刚:对,还得这样计算。

谢益美:整个生产成本和传统的纺织行业比,我们拥有绝对的竞争优势,生产成本远低于传统厂家。反过来说,我们的销售价格又远高于传统厂家,32s气流纺纱我们卖到现金27000元/吨,承兑28000元/吨,一般的转杯纺纱才卖24000-25000元/吨,两方面一结合,说明我们的竞争优势很明显。

王果刚:你们的气流纺纱以32s为主?

谢益美:对,我们全部32s。以环锭纺纱的生产成本来对比,我们每吨纱的生产成本比别家要低1000元左右,但是销售价格又要高2000-3000元每吨,所以我们的成本就能算过来。国内的气流纺厂家大多生产的是16s和21s,但是我们全部生产32s,我们的对比对象就是环锭纺,人家半精梳32s纱什么价格,我们就是这个价格。对于下游客户,用我们的纱线,直接使用效率可以提高10到15个百分点。一家兰溪的企业用我们的纱,他们的车速大概开到720转,效率是96%。

王果刚:提到兰溪的企业,我觉得你们的客户应该是立马云山。

谢益美:立马云山的需求量特别大,目前我们生产的量还跟不上,但是确实有在合作。客户使用我们的纱线织布基本上不需要修,都是漂白的。所以王总,我们的帐基本上算的过来。其实这只是一块小帐,作为我们企业,主要分三块:第一是正常的企业生产盈利,当然这一块可能不是很明显,但是如果配套国家给予我们这类企业的优惠政策,那就完全两种概念了,一个是国家给予我们这种企业的扶持非常大。

王果刚:你们现在还能享受一些国家政策吗,还是地方补贴?

谢益美:国家有政策,省里和地方也有,第一是进口设备的贴息有3%,目前我们一期有3.6亿元的设备,这一块我们差不多拿到了1000万的补贴;第二是中国首次进口,我们的粗细络联是中国首次进口,一种设备有200万的补贴。这些是国家给予的补贴,此外还有省里和地方的补贴。这是第一个方面。

    第二,我们的这个项目属于国家发改委鼓励的项目,在申请进口棉花配额上我们有优势。

王果刚:现在还没有去拿?

谢益美:今年我们是第一年,还没有形成出口,但是今后我们可能很大一部分产品将是出口,如果出口我们能拿到进口配额的话,现在进口棉花差不多是14000元/吨,加上配额不会超过16000元/吨,这与国产20000多元/吨的棉花竞争,优势就很明显。所以说,充分利用国家给予的相关政策所产生的效益有可能比企业本身生产所产生的效益还要高。这是第二方面,即充分利用国家的相关政策。

    第三,品牌意识,如果我们的企业品质做得是最好,那么我们的品牌价值也将是最高的。通过和纱线网这样的优秀平台合作,对我们的品牌进行宣传,我想我们的企业从品牌这一块来讲也将是盈利的。

企业定位生产高支纱,向国内一流老牌企业看齐,将利用设备优势弥补管理上的不足。

王果刚:谢总,我预测按照你现在的装备,管理如果到位,产品在行业里的口碑一定会打开,产品价格比同行高1000-2000元/吨,将来是完全正常的。

谢益美:所以我们正在向科尔、鲁泰、华茂、三阳这类企业学习,所以我们提出的口号是“赶华茂,超科尔”,当然这需要时间的积累,目的是要像这类优秀的企业学习。我们对于产品质量的要求和目标是各项指标达到乌斯特5%的水平,而且是要常年稳定在这个水平,所以我们必须要做一些这方面的工作。

王果刚:刚才你提到的这些企业我基本上都有接触和采访过,华茂我认为确实很厉害,不光是指标先进,他们能保持在很稳定的水平,华茂还有很多方面值得同行学习,华茂的质量指标稳定、高端,而且质量成本控制在比较低的成本,而不是说一定要很高的成本来完成这样的高质量,有时候他们的配棉成本比我们的同行还要低,在配棉指标里他们能做很多的细节文章。

谢益美:包括他们对设备的改良都非常值得敬佩,而且是精细化管理。但是我觉得这样的老牌企业和我们这类企业比,其实也有缺点,人工成本支出太大,这方面的负担比我们重,我们这样的企业是轻装上阵,这是一方面。第二方面,这类企业在设备上可能有一些不足,可能有些企业用的还是八九十年代的设备,虽然说由于企业的精良管理使得设备还保持在非常良好的状态,但是维护成本过大。这是他们的弱势方面,但是这些老牌企业的管理能力、操作能力、人员的培养等各方面可能是我们这些后来的企业所做不到的。

王果刚:老牌企业有很多经多年积累下来的精髓。

谢益美:是的,所以我们要多向他们学习。

王果刚:华茂倒确实是行业学习的榜样。后来的企业也有个好处,就是可以避开他们这类企业在发展过程当中的一些劣势和做不到的事情。

谢益美:我们就是想利用设备上的优势来弥补管理上的不足。

王果刚:新企业需要磨合。

谢益美:如果我们检测的仪器到位了以后,在配棉工艺下达之后,我们就能知道自己的质量到底在怎么样的水平。

王果刚:谢总,由此看来,你很重视管理,不仅仅是硬件设备。

谢益美:对。

王果刚:我觉得谢总你已经注意到了这些方面,就是精细化管理十分重要。

谢益美:我们之所以花这么多的资金去配套检测设备,目的就是往高支纱发展,如果是80s等100s以下的纱,那不需要这种设备,用200多万的简单设备就已足够,但是我们要做到100s以上的纱就必须要用这种设备,通过科学的配棉来达到我们所想要的产品质量。

王果刚:你们目前所用的棉花是以新疆棉为主?

谢益美:美棉、澳棉、巴西棉和新疆棉。

王果刚:那么你们的用棉范围很广。

谢益美:是的,目的是为了确保我们的产品无三丝,所以我们进口棉的用量稍微大一些。

王果刚:新疆长绒棉应该也会用一些?

谢益美:对,因为纺高支纱,一般60s以上的纱都会加入一些新疆长绒棉。

王果刚:兵团为主还是地方为主?

谢益美:兵团,地方的一律不用,价格再便宜也不用。

王果刚:那你们和兵团很熟?

谢益美:没有,我们通过中间渠道比较多,而且有些时候中间渠道买来的价格比直接那边购买还能便宜一些,因为毕竟运输等各方面的成本也比较高。

(采访现场)

为管理人员创造良好环境、敢于放权且权责分明、科学配棉使得企业运行良好,将以产品质量赢得企业长期发展。

谢益美:我对我们的企业发展是充满信心的,我将房子都卖掉了来投入到这一块产业,我们是没有退路的,基本上是釜底抽薪,毫无退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王果刚:这么说谢总你是抱着必胜的信念,破釜沉舟了。

谢益美:是的,我经常说直接在办公室里铺一张床,我就守着这里睡觉。这家企业对于我来说,是很有信心做成功的,而且是一定能成功,不光是我,我们所有的管理人员都充满了信心。

王果刚:谢总,你是老板,是投资者,股份应该是集中的吧?

谢益美:对,是我一个人的。

王果刚:那么决策也很简单,集中有集中的好处,只要资金实力雄厚,集中能够带来决策的快速反应。管理方面你是交给职业经理人?

谢益美:对。

王果刚:这在民营企业里比较普遍,对职业经理的选择有选的好的,选的不好的;有用的好的,也有用的不好的,有些是人不错,但是配合的不一定好。老板对管理的介入,行业里有各种模式,有的老板介入的很深,有的老板是充分授权,也有老板兼做一部分或者是分工。浙江地区的老板一般抓财务、营销,管理、生产、品质交给职业经理,一般从国有大型企业聘请过来的职业经理素质比较高。谢总,介绍一下你这边的管理模式,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谢益美:首先,我们这个企业没有一个人是我的亲戚,我一个亲戚都不要,包括我的家人、亲戚及朋友。

王果刚:没有家族色彩?

谢益美:是很纯粹的一个企业,没有任何家族色彩。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给我们的管理人员创造一个良好的管理环境,所以我们的管理人员一来就可以轻装上阵,不用顾忌老板的亲戚之类的人员。

    第二方面,我们敢于放权。生产上接的订单,我们要经过一个评审,比如业务员接的订单,价格方面由我们的生产管理团队进行审核,包括产品交期、品质定位、财务等各方面,财务上要签字,生产车间、总经理都要签字,我们的流程比较规范,基本上一个5-10分钟的桌面会议给予解决。就是要经过这样的一个评审制度,就像银行开待审会一样。

王果刚:这方面是你的强项,因为银行的管理是比较规范的。

谢益美:就像银行开待审会一样,我们也有风险评估。我们人很少,所以一个10分钟的碰头会就差不多能将事情定下来,而且这所有的权限都是下放给总经理,我只要知道每个月能够创造多少利润。生产上面,他们可能要用提高产质量的方法来降低我们的吨纱生产成本,通过避峰的方式来降低能耗成本,上午8点到12点可能是电价最高的时候,我们的机器可能要停一停,到了凌晨我们是满负荷加大马力。

王果刚:你们这个地方峰谷差有多少?

谢益美:谷电是0.32元,峰电是1.1元,差距很大。

王果刚:这个差距比浙江大,吴江这个地区是两种电吗?

谢益美:不是,还有个平电,7毛多。所以我们要考虑如何避峰。我们喷气织机正常电价在7毛3到7毛4,现在我们每度电的电价在6毛多,这和管理就有很大的关系。

王果刚:通过峰谷调节,差不多相差了1毛钱1度电。

谢益美:对,这就是通过避峰来降低能耗成本。

王果刚:这1毛钱在其他企业可能看不出来,但是你们自动化程度高,用电量很大。

谢益美:其实在其他企业也有影响,因为纺织企业能耗是最大的一项开支。这是第二方面。

    第三方面,科学的配棉。我们给客户定的单纱强力等各项指标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水平,那么我们就要通过科学的配棉,通过设备检测来达到这个效果,用科学的配棉来降低我们的原料成本。

    通过这三个方法来做,应该说企业目前的运行情况是良好的,科学的。此外,我们的团队分工很明确,权责很分明,有多大的权利就要承担相应多大的责任。

王果刚:作为企业的老板,你要管哪些?

谢益美:我只要看报表,当然资本运作这一块我在负责,我想给我们的职业经理人、总经理分担一些压力,外面银行方面的资金压力我来承担,比如要多少棉花、要多少钱,棉花的质量你去看,价格你去谈,需要多少钱我去付。

王果刚:你们整个项目的负债率高吗,还是以自有资金为主?

谢益美:自有资金占42%,负债58%。

王果刚:负债率偏低的。

谢益美:项目一期我们投资了5.5亿元,我自己拿了2个多亿。

王果刚:这说明你个人的资金实力非常雄厚,相当厉害。

谢益美:我自己的这2个多亿进去,我们整个资金的融资成本是比较低的,一是我们做了5年期的项目贷款2.5亿元,年利率0.8不到。

王果刚:一年的资金成本要到多少?

谢益美:0.8左右。

王果刚:8个点?

谢益美:对,年利率8个点。

王果刚:这是温州人的强项。

谢益美:我们在开信用证的时候,是欧元对人民币汇率在7.8元的时候,我是这样开的:开美元信用证,当时美元对欧元的比例是1.22,所以我所有的信用证都开的是美元。当时人民币和美元的汇率是6.3,利率在0.35左右,等我的信用证开好要兑付的时候,人民币又升值了,6.19左右。

王果刚:那你有没有碰到倒过来的时候?

谢益美:还没有,我估计人民币和美元的走势,人民币还是要贬值。所以说,在资本运作这一块,我们节省了好五六千万的资金。

王果刚:当然,这种事情不是刻意而为之,可能是正好,因为最后还是要靠产品来赢得长期的发展。

谢益美:对,正是在欧债危机的时候我们才敢上这个项目,要是在平时,我们也不敢上,就像王总你刚才说的:算的过来吗?今年算的过来,但要是两年前肯定算不过来。在欧元11元的时候,怎么算?是不敢买的,谁敢投这么多钱砸下去?纺织行业毕竟是薄利的,发不了很大的财,但同时也没有很大的风险,所以纺织行业很少听到破产倒闭的。

王果刚:刚才在来的路上我们还在讨论这个话题,纺织业利润这么薄,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企业在投资。

谢益美:因为没有太大的风险,所以我对这一块还是充满信心的。当然,这也需要纱线网这样的平台帮我们多多宣传和推广。但是还是那句老话:打铁还需自身硬,我们首先得把自己的品牌打好。

王果刚:酒香不怕巷子深。

谢益美:对,首先得将质量做好,质量做好了,品牌会很强也不见得,这个时候就得需要纱线网这样的平台来拓展。

(谢益美董事长)

境外投资有一定风险,企业不予考虑,将立足本土发展纺织产业。二期将上15万锭紧密赛络纺,专注高支纱线。

王果刚:谢总,目前国内的很多企业都在境外办厂,因为考虑到原料成本,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谢益美:其实我考虑过,包括在印度、巴基斯坦设厂我都考虑过,但是这也有一定的风险,还是源于国家的政策,我们国家进口棉要拿配额使得棉价倒挂的这种政策,实际上是用计划经济的模式在市场经济中运作,但这种时间不会长。

王果刚:我同意你的看法。

谢益美:拿配额完全是计划经济的产物,但现在的中国毕竟是市场经济,拿配额这种做法对我们中国的民族支柱产业——纺织业是一种冲击,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那我们纺织企业中下岗、倒闭的将在今明两年大面积出现,那么国家的政策肯定会做一定的调整。现在拿配额一吨4000元,反过来说这种配额如果不存在的话,那么国外的纱线还有什么优势?印度的棉花价格及劳动力成本比较低,但是考虑到很多社会原因,比如社会治安、人员的劳动成本、地方的法律等各方面因素,因为中国人在国外投资,说不定当地工人说不干就不干,万一罢工就麻烦大了。所以说风险很大。

王果刚:谢总,你是印度去的比较多,我是去年去了3趟孟加拉,当时我们想去孟加拉投资,看法跟你差不多,投资的帐算算是便宜的,风险确实是有,但是境外投资也可能是一种机遇,我的看法是如果在南亚投资,可能还是孟加拉的优势更加明显一些。从长期来看,印度跟中国之间的政治关系,两个民族之间总是带有一定的竞争性,他们对中国人比较排斥。

谢益美:所以,我的脚就踩在这片土地上不走了。

王果刚:你的思路是立足中国本土,把自己脚下的产业先干好?

谢益美:对,因为我们中国的投资还是比较好的,我自己本身是一名共产党员,所以我相信党最终一定能将事情做好。

王果刚:谢总,请教你一个问题,你在投资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将股线这部分考虑进去?

谢益美:有考虑的,倍捻我们放在二期,二期我们上了15万锭的紧密赛络纺,进口设备做紧密赛络纺,在中国恐怕我们也是第一家,我们主要做高支纱,原来的紧密赛络纺一般都是做50s以下的,我们的定位全部都是50s以上。股线这一块我也要考虑进去,一般做紧密赛络纺不会考虑进去,因为毕竟毛羽各方面指标都相当好,目前紧密赛络纺在国内还是很紧俏的。

王果刚:谢总,听了你的介绍,我相当佩服,你和一般的温州老板还不太不一样,可能跟你的部队背景有点关系,而且在银行待过,你的思路起点很高。

谢益美:还是需要大家的支持。

(责任编辑:小编)
下一篇:

美国:棉花现货价格下跌 出口需求一般

上一篇:

2013'全国纺织节能技术与成本控制研讨会5月举行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service@chinayarn.com
 
0相关评论
 
光速飞鹰-光速飞鹰免费计划 光速生肖开奖结果-光速生肖走势图_光速生肖计划 Toyou 开心时时彩-开心时时彩全天计划 光速生肖官网-光速生肖计划_光速生肖开奖 Toyou 光速快三-光速快三在线投注 光速飞艇-光速飞艇直播平台 开心时时彩-开心时时彩技巧 光速赛车-光速赛车官网 开心飞鹰app-开心飞鹰代理_开心飞鹰手机版 Toyou 开心飞艇官网-开心飞艇计划_开心飞艇开奖 Toyou 光速生肖-光速生肖平台 开心飞艇-开心飞艇直播平台